您的位置: 洮南信息网 > 娱乐

末世到修仙 第八百八十九章意外

发布时间:2019-09-25 15:50:40

末世到修仙 第八百八十九章意外

这一大股浓郁的元气注入,白骨之臂上森寒的冷光陡然大盛,攥紧成拳的白骨手掌猛然摊开,掌心之中繁复的线条密布,构成了一道叫人望之目眩的玄奥图案,闪动着莹莹的光,而这白骨手掌的五指尖上,也渐渐的亮起了星星点点猩红如血的光芒。○

而随着这红芒的亮起,沈追那凝成了实体般的身体开始了晃动,更是自他受创甚重的丹田处,向着全身泛开了道道的涟漪。沈追的心头大恨,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叶楚,若不是这蠢货那一剑坏了他的好事,使得他的灵体不全,他何至于如此的艰难!

不过,长长的吐出了口气,沈追的嘴角缓缓勾起,挨了他的一击并没有马上的死掉,呵,也不知道这货到底是命硬还是倒霉,一动也不能动,慢慢等死的滋味儿可不好受!

微抬的手臂轻颤着,一点点儿变得虚浮,沈追心知自己并没有多少时间了,将那一双透出了狰狞的眸子,自叶楚的身上移了开,目光在司明阳、牧九歌的身上来回的扫过,片刻之后,他一咬牙,将手中这件诡异的白骨法宝,对准了并没有受重创的牧九歌。

而,他对叶楚必死的这份信心,叫他忽略掉了,叶楚的气息正在一点点的强健了起来,更是在他转开视线之后,被他认定了不能动,只能等死的叶楚,慢慢的动了动手指,摸上了坠落在身边的七杀剑。

空荡荡的大殿之中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沈追的白骨法宝之上,闪动着猩红如血的光芒。对准了牧九歌的骨爪,随着沈追嘴唇飞快的掀动,迸溅而出了一道道如血的红芒,“嗖!嗖!”凄厉刺耳的破空声,这道道红芒构成了一道玄奥的图案,向着牧九歌的眉心,汹汹的印了过去。

“砰!”一道剑光如同闪电般,自牧九歌的身上骤然腾起,锋利无比的剑光仿似实质般的利剑,切割着虚空之中泛起了涟漪,悍然的撞入了这道道红芒构建的图案之中,剧烈的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响起,红芒同剑光相互消磨着,一眨眼儿的功夫,便俱是消散了一空。

擦!这能抗衡他攻击的剑意,她到底还有几道?!沈追皱紧了眉头,看着牧九歌一副不为所动的淡然面色

末世到修仙  第八百八十九章意外

,再看看自己又虚浮了一些的手臂,一股深深的寒意在他的心头翻涌而起。

眼角疯狂抽动着,沈追并没迟疑太久,反手猛然自破碎的丹田处抓出了一大把流光,重重的按在白骨爪上,之后,仿似在为自己打气一般,他歇斯底里的大声喝道,“不是你自身的剑意,我才不相信它会是无穷无尽的!”

惨白如纸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牧九歌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道,“天机本就不擅长战斗,保命的东西自然绝不会少,这一点你应该是知道的。你可以试一试,看一看,这种用来保命的剑意我会有多少道?!数量是不是足够磨死你?!”

挥动着骨爪的手臂微微的一顿,沈追的面上显出了些许的迟疑,她到底是虚张声势想吓退他?!还是,真的是有足够多的剑意可以同他对抗,方才这么的信心十足?!

不过,马上,他便是失去了知道这个答案的机会了。

一道凌厉充满了杀伐之意的猩红剑光,拔地而起,带起了一道长长的血色流光,璀璨的光芒瞬间压过了沈追那白骨爪上的点点红芒,掀动起了刺骨的森寒劲风,向着他当头劈落了下来。

危险!下意识的反手一撩,沈追略有几分仓促抬手,将手中的白骨爪挡在了身前。点点的火星迸溅,一阵儿叫人牙倒的刺耳摩擦声中,沈追被这陡然而起的攻击,重重的撞击着踉跄的退出了两步。

什么人?!待到看清楚了这道将他逼退的攻击,是来自于眼前的叶楚,沈追狠狠的抽了口气,一股熊熊的怒火自心尖直窜到了天灵盖,急怒之下,他完全忘记了为什么刚刚被他认定了是重伤垂死的叶楚,还能站起来,还能够攻击。

面容上扭曲出了一抹狰狞的冷笑,沈追微眯起了眼睛,这可真是前所未见啊,打了老的,竟是来了个小的?!呵,真当他这个六劫的散仙是软柿子,谁都能上来捏一把?!正好他跟这货旧怨未消,这新仇又起,他可是要叫这货好好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千刀万剐,什么是碾碎成渣!

“去死吧!”沈追后退的身形骤然止住,嘴角勾起了狰狞的冷笑,随着沈追一声暴喝,数道流光熠熠的爪影,自他手中的白骨爪上腾起,带着凄厉尖锐的破空声,裹挟着在浓浓杀意凝结的凛冽劲风中,向着叶楚铺天盖地的笼罩而去。

满心充盈着的怒火,随着这一击而尽数的宣泄而出,沈追得意的勾起了嘴角,正等着看叶楚鲜血飞溅,碎肉横飞的一幕,却是在对上叶楚那一双平静无波的双眼之际,笑容顿时僵死在了脸上。怎么可能?!叶楚眼中的淡漠,仿似一盆冰水兜头浇了下来,不但使得沈追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更是叫他的心头微冷,全身发凉,直到此时,他方才想起来,这个叶楚刚刚明明挨了他的一记重击,便是不死,也绝对动不了,怎么会,怎么可能还能够好端端的站了起来,还能够叫他观之不透,叫他感觉到……危险?!

微一咬牙,沈追的眼露狰狞的杀意,不管这货的身上是有什么秘密,能够叫她气定神闲的出手,今天,她都是死定了!狠狠的一捏手中的白骨之爪,又是数道刺目的爪影闪动而出,呼啸着撕裂了空气,径直的袭向了叶楚的周身要害。

面对着这些个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爪影,叶楚的面色没有分毫的变化,手中七杀剑极为轻灵的挑劈而出,不见汹汹之势,没有激烈的碰撞,七杀剑在她的手中,轻飘飘的仿似毫不着力,却偏偏是每一剑击出,必然有一道即将临身的爪影被无声无息的撕扯成粉碎。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毛代成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徐建敏
天津爱维医院袁秀玲
天津爱维医院陶颖
天津爱维医院张木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