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洮南信息网 > 星座

狼血神探 六百零六章 没有线索的凶案现场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6:45

狼血神探 六百零六章 没有线索的凶案现场

我没有问题了,如果可以,我们最好去凶案现场看看,顺便查看一下死者的遗体,见一见死者的丈夫和两个孩子。

夏洛克凝视着罗格的眼睛回答,从他那双放光的眼睛里,罗格感受到他的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一个框架,一切似乎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负责调查此案的巨魔千夫长带领下,罗格等人来到了死者阿曼达居住的帐篷,千夫长告诉罗格和夏洛克,自阿曼达被杀后帐篷已经被空置

,死者的丈夫莱昂回来后带着两个孩子暂时另立了一处帐篷居住。

罗格和夏洛克站在帐篷门口观察周围的情况,发现附近还坐落着不少帐篷,很多巨魔女子站在门口怀抱着孩子,或是从门帘内探出头来打量着他们,眼中流露出好奇与警惕。

这里的位置并不算偏僻,附近有很多人在,凶手似乎很难避开周围人的视线进入帐篷。罗格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对夏洛克说。

夏洛克默默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掀开门帘向帐篷内张望,看到宽敞的帐篷内地面上布满血迹,靠近帐篷中心右侧的地面上有一大滩血迹,而在血迹侧后方是一张矮木桌。

夏洛克和罗格依次走进了帐篷,罗格注意到地面上残留着一些杂乱的血脚印,他询问随行的巨魔千夫长,是否检查过这些脚印的来源。

千夫长告诉他,这些脚印多数来自于阿曼达的两个孩子,他们在阿曼达死后曾经靠近尸体,随后又跑出来求救,因此留下了很多脚印,除此以外其他的脚印都来自于帮助搬运尸体的士兵。

这里已经一片狼藉了,夏洛克不满的摇了摇头说:就算凶手留下了脚印,也已经被其他人的脚印所覆盖,我想从脚印上查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杀人的凶器在哪儿?罗格问身旁的巨魔千夫长,千夫长立刻派人将杀死阿曼达的剁肉刀拿过来交给罗格,罗格注意到这把刀十分厚重,刀刃十分锋利,刀身上沾满了血迹,刀柄上还有一片模糊的血手印。

罗格小心的捏着刀身上没有沾染血迹的地方,将刀柄上的手印检查一遍,问身旁的巨魔千夫长:这上面显然不止一个人的手印,在你们拿到这把刀的时候它就是这个样子吗?还是其他人握过染血的刀柄?

据阿曼达的儿子说,他们看到尸体的时候,这把刀的刀柄握在阿曼达的手里,刀刃嵌入她脖子上的伤口中,她的儿子弗雷德将刀从母亲手里拿了出来扔在一旁,这上面痕迹应该是他留下的。

罗格低头看了看刀柄上的痕迹,眉宇间似有几分怀疑,但他没有说什么,将刀交给千夫长后望向站在死者留下的一大片血迹旁边,但夏洛克并没有盯着血迹看,而是俯身望着血迹旁边的那张矮木桌。

罗格走上前在他身边停下脚步,低头打量着面前的桌子,他立刻便明白了夏洛克的意思,这张桌子太干净了,上面没有一丝痕迹,而就在它的右前方就是死者倒地留下的一大滩血迹,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血迹竟然没有喷溅在桌子上。

您觉得这是怎么回事?罗格回头语气谦卑的对夏洛克说。

我猜我们想的一样。夏洛克微笑着看看罗格说。

有东西挡住了血迹喷溅的方向,罗格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地面上的血迹说。

夏洛克赞同的微微点头,指着血迹与桌角之间的地面说:或许,就是凶手拦在了死者与桌子之间,他将死者按倒在地上,伤口喷出的血迹喷溅在他身上

所以桌子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罗格接过夏洛克的话,从地面血迹的位置血迹与桌子之间的距离以及桌子所处的位置来看,夏洛克的分析是非常有可能的,加之剁肉刀原本就在桌子上,凶手盛怒之下抄起桌上的刀子砍倒死者顺理成章。

可是如果这样一来的话,一直在静听他们交谈的凯瑟琳,此时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凶手身上沾满了血迹,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此地的呢?周围的邻居难道没有人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从这里走出去吗?

你说得对,宝贝儿,这就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凶手是怎么在不被人注意的情况下进入此地,又在杀了人之后悄无声息的逃离的。罗格走到帐篷边缘,将帐篷的边角依次检查一遍,并没有发现可以钻进钻出的地方。

所以,很多人才会认为,阿曼达是自杀身亡。巨魔千夫长无奈的看着罗格和夏洛克说:毕竟这里没有找到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而杀人的刀又握在死者的手中,这看上去的确很像自杀。

但千夫长,罗格在帐篷内绕了一圈回到千夫长面前说:您是常年征战的军人,您真的认为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的脖子上连砍七刀杀死自己吗?

通常来说,就算是自刎也只是一刀割断颈动脉而已,对吗,约翰医生?罗格回头望向一直默不作声的约翰问。

医生见他问起自己,连忙应声道:没错,从医生的角度来看,人是不可能用这样厚重的刀砍自己脖子七刀的,心理和生理上都难以承受这样的压力和重创,如果一个人真的要自杀,应该会选择更干脆利索的方式。

所以这显然是凶手为了掩饰罪行而做的伪装。罗格转身指向血迹和桌角的方向说:如果是自杀的话,刚才对于凶手挡住喷溅血迹的推论也就不成立了,如果没有凶手在场,为什么桌子上又会如此干净呢?

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另一边检查存放衣物的箱子的夏洛克,此时转身来到巨魔千夫长身边,千夫长指向帐篷外说:在专门存放死者的帐篷里,我可以现在带你们去。

四人于是跟着千夫长离开案发现场,来到了营区一角的停尸处,在停尸处的一座帐篷内看到死者阿曼达的尸体。

她的身材比人类女子略高,健壮程度稍逊于半兽人女子,红发蓝肤长着尖尖的耳朵,唇间凸出两根较短的獠牙,除了上述比较特别的地方以外,整体容貌上与人类女子并无太大不同。

四人在尸体两侧停下来,夏洛克让约翰医生检查一下死者的遗体,约翰通过检查发现死者的手腕上有掐痕和淤青,脖子右后侧有一片血肉模糊的刀痕,细数下来共有七处刀伤,将死者的脖子几乎砍烂。

伤痕在脖子的右后方,罗格蹲在尸体的脖子旁低头打量着伤口说:这伤痕已经明确的告诉我们死者绝不是自杀,如果用左手握刀劈砍自己的脖子,伤口的位置应该在右前或正右,要砍到右后方根本用不上力,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可是,当时发现尸体的时候,死者是用右手握着刀砍在自己的脖子上。巨魔千夫长试探着提醒道。

罗格和夏洛克不约而同的抬头看了看他,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罗格沉吟片刻回头问约翰:医生,我想右手握刀劈砍右后侧脖颈,虽然看上去比较顺手,但很难发力挥动沉重的剁肉刀,劈砍出这样的伤口吧?

的确,约翰医生注视着死者的伤口说:右手劈砍同一侧本就难以用上力,再加上用刀劈砍脖子会影响整个右侧上肢的活动,肌肉和筋骨都会遭到严重的伤害,剧烈的疼痛可能导致受伤者昏厥,并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要完成七刀的劈砍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阿曼达有着极其顽强的意志力承受这样的痛苦。罗格意味深长的低头望着面前的尸体说。

他低头拿起死者阿曼达的手,仔细的观察着她手腕上的掐痕,发现掐痕比较狭窄,淤青的范围相对较小,手腕背面还有较为清晰的指甲划破的细小伤痕。

这伤痕让罗格陷入沉思之中,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某种设想,但似乎又与之前的推断相矛盾,而此时蹲在他对面的夏洛克从腰间取出一只放大镜,探身向前将放大镜对准了死者脖子上的刀痕。

约翰,能给我一把小刀吗?他将另一只手伸向医生,约翰立刻打开随身携带的小箱子,里面放着各种药品和医疗用具,他拿出一把锋利的小手术刀递给夏洛克,夏洛克道声谢接过刀子,小心的挑开了死者脖子上的刀口。

他将七处刀口依次检查一遍,直起身子收起了放大镜,将小刀还给约翰,脸上流露出了一种了然于心的表情,起身对巨魔千夫长说:我想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查看的东西了,如果方便的,我想去跟死者的家人聊一聊。

罗格听到他的话也站起身来,一行人离开停尸帐篷向死者的丈夫莱昂千夫长的暂住帐篷走去。

就在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罗格突然注意到相隔一排帐篷的另外一条路上,一名胸前包裹着一条血迹斑斑的破布的巨魔,提着一把剁肉刀推着一辆木车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通辽治疗妇科费用
亳州治疗阳痿方法
晋中治疗男科方法
通辽治疗妇科医院
亳州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