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洮南信息网 > 科技

答案在风中飘荡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0:22

天空像是被幕布遮住了一样,一片的漆黑与迷茫。

急匆匆地喘着气,男子对她说:“照顾好振儿,他是大哥唯一的骨血了。大哥没有变,他一直都是那个大哥。”

“那是当然,你放心吧!二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1929年,中国东北。连應,北洋军阀奉系军第八排排长。父亲早亡,母亲是一个以务农为生的农民,含辛茹苦将兄妹三人养大成人。有一位温婉可人的妻子,名叫何茹,是一名女教师。虽生活在这战火连天的岁月里,但生活也算过得舒心。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尤其是在这样的岁月里,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带来或惊或喜。

19 1年9月18日,日军炮轰中国东北驻军大营,“九一八事变”爆发。连應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战士,却不能在前线浴血奋战,却不能保卫自己的家园,只能带着自家的家人逃跑,他感到羞愧难当。

在逃亡途中,连應亲眼见证了在“大东亚共荣圈”下中国人民的苦难。为了生存,不惜人吃人,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与日军作抗争。在那一刻,血腥味弥漫了整个九州。而对于自己来说,母亲因颠沛流离而使本就恶病缠身的她将生命永远的留在了这一刻。妹妹与弟弟也与自己失散,唯一能让自己有一点舒心的就是自己的妻子还在自己的身边。

19 年,连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几年后,他已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无产阶级战士。19 9年,连應被派到武汉去重建被特务摧毁的地下交通站。

刚到武汉,连應就被捕了,原因就是内奸出卖。

被严刑拷问过后,他的头发被凌乱地耷拉在一道道血沟中,指甲早已不复存在,雪白的衬衫也都成了残阳的血色。连應从未想过自己会活着走出去,但自己还有一个深爱自己妻子和一个刚满三岁的可爱的儿子,如果自己走了,那他们可怎么办?他又想到特务们狰狞的鬼脸时,不觉的打了一个冷颤,她们母子俩不会有事吧?此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漫,在空中飘荡。

果不其然,连應的忧虑在第二天就得到了印证。当魔鬼们把妻子何茹与小儿子连振带到自己的面前时,他的内心如巨浪翻腾一般,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但却还是要假装平静,假装不在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他们平安。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我不认识她们,她们是生是死与我无关’之类的话。所以,你应该不会介意她们死在这里吧?多么漂亮的花姑娘啊!只是……呵呵!可惜了。”一个看似是特务头子的魔鬼冷笑道。说罢,便摆了摆手,示意下头的厉鬼行动。

一群厉鬼如饿狼般向妻子奔去,妻子宁死不受其辱,终咬舌自尽。连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震得广场中的白鸽向四面八方飞逃,震得连應再也不能装作平静。

“你们这帮畜生!不就是想知道情报吗?不就是想知道你们内部的内奸是谁吗?放了他,我就帮你们找到内奸。”连應怒吼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这不是皆大欢喜了吗!你们都是木头吗?快放了我们的‘新战友’啊!”特务头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连應经过艰难的争取,取得了5天的修养时间。连應用到处都是血的胳膊抱着哭泣后已睡着的连振,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游荡在大街上,吸引了所经之处所有人的注意。此刻,他分明是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

一天晚上,连應正在看着熟睡的儿子出神。突然,一个黑影闯入了他的房间。当连應转过身的时候,那人正用枪指着他的头,带着一身的杀气。可令连應想不到的是,竟然会是他。

一声枪响划破了寂静而又喧嚣的天际。守在外面的特务们听到有声音,立刻冲了进去。连應被枪杀,冰冷的尸体躺在地板上,脸上莫名的流露出了安详的神色。

一股冷风吹过,血腥味在风中弥漫,答案在风中飘荡。

共 1 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讲述了连應到武汉去重建被特务摧毁的地下交通站时因被汉奸出卖而被捕,敌人进行严刑拷打,并抓来他的妻儿威胁,妻子不堪其辱咬舌自尽,儿子被弟弟救出,连應牺牲。在普天同庆共和国生日之际,我们又怎能忘记那些为了今天美好生活的英雄们,他们应该被铭记,应该成为我们前进的动力。感谢作者在国庆日给我们带来的饕餮大餐。推荐共赏。【编辑:吴军】

1 楼 文友: 2017-10-02 08:12:55 英雄的经历是悲壮的,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感谢赐稿。送一份迟到的祝福 祝双节快乐,阖家团圆! 愿在江山这块文学芳草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一路前行,让笔端不断流泻出文字的芬芳和心灵的碎语。

陇南治疗癫痫病方法
新疆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朝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陇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新疆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